保持一颗艺术的心

  多年以前,我偶然进入西西艺术,通过欣赏艺术,我认识一个女孩,她的网名为“笑尘世”,名字颇具艺术沧桑感,令我不觉思 忖茫茫尘世有何让她发笑之处!难不成要学弥勒佛笑天下可笑之人?曾问过,她不答,反说,施主尽可在尘世间相感相悟吧。一语道尽禅语作派,真真是口风甚紧,似是天机不可泄露般,讳莫如深。
 
  笑尘世艺术文笔流畅,构思严谨,艺术有生活,有一定的可看性,其中她在有篇艺术字里写道: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以后能够 成为一名艺术家而努力,看吧,十年之后,我会是一名艺术家......文章发表后,评论如潮,鼓励者众,我也紧跟其后为她誓言般的理想点赞。
 
  她对我说,等她成为一名艺术家,她会送我她的艺术签名集。我说,求之不得。她又说,我们共同交换艺术集怎么样?我说,我只是闲来写一写以消遣时光,艺术集中的一个“集”字,太重,我怕它沉重了我的生活。
 
  岂是艺术太重,艺术本身就是负荷,每个字,每一句,排列成精美、感动、哀伤、智慧和幽默的片段,这都需要灵气儿和心气儿。艺术集又 太象梦,偶尔做一做梦是可以的,人要是一直圈在梦里,整个人生都有一种恍惚感。弗洛伊德说,写作就是白日梦,就是欲望的替代性满足。这需要写艺术的人用一颗寂寞和张望的心,制造出艺术的热闹和安静来,在欲或不欲面前,写点东西会成为习惯进而成长为一种能力,而能力有大小,我深知在艺术面前,每个人都很无知、粗俗和渺小,我更愿意沉默着,用 一种脱欲超俗的淡然,轻轻触着灵感,静静写着流年,这是我偶尔有了心情才有的一种写作姿态。
 
  我喜欢这样投入地写点什么,虽然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被我有意无意地浪费掉了,也只有在写着什么的时候,我会觉得这个世界只有艺术与我存在着,存在得这么亲密这么难以隔舍,以致于我在完稿的那一刻,心中的苦累化成为了眼底的慈悲。我不止一次地认为,我是用艺术小心的存留岁月的痕迹,也是在用艺术修复着残缺的人生,这一切就如曲到中场,我自己也成为观众,看自己如何收幕结尾。我没有给自己定位,我觉得定位即是枷锁,我喜欢自由,心中有永远的自由,艺术就亦是自由的。
 
  笑尘世说,姐姐这种心态,就象等待花开。我问她这句话怎么说?她说:一颗珍贵的种子深埋泥土,安心地发芽成长,季节到了自然花开 。
 
  确实,等人有了年岁,对待事物更期待一种自然状态,花开就开,花落就落,平常心自得平常福。她说,几许年前两三叶,若干岁月花几枝。厚积薄发是一种内敛的美。她的这句话是在狠狠地抬举我,我真是羞惭得很。
 
  年少时,对于各自的理想,我们发誓似地说了很多豪言壮语,那些豪言壮语实现没实现不重要,倒是成熟之后的我们在人生的某个时刻再说出励志向上的话,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不象少时那么容易盲从。因而她的作家梦想深深潜在我的心底,就象是她的一朵花种也同时落在我的心底,我相信,她十年之后,必有花开。
 
  她的这个梦想充分具备了成人的理智和担当,我是没有勇气去树立这样一个梦想的,也就是说我没有勇气给自己定位这样一个遥远而宏伟 的目标,这是怎样的一个目标?这需要自己竭尽一人的孤独和耐力来塑造艺术的热闹和生动,这需要自己拼尽全身的力气和感动来装扮一个世 界的景色和风度。生活太繁茂,我却简单如了,这种灵性的顿悟,持久的坚持,生活的启示,要落到纸端,相撞欣赏的目光、呼唤认同的心声 ,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何况时间来了就一直来着,日子久了,岁月长了,但见很多人的眼睛里都不声不响地抽出了荒草,心底都不多不少地沾染了尘埃,这让人沉重、森郁而充满阴霾的思绪,我该拿什么样的心境下笔?
 
  我还是下笔了,既无境,就用心,用心下笔,我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有了心。
 
  在万丈红尘中,我最先用眼睛看,看到了笑的脸,泪的眼,人性的腐变,珍贵的慈悲,我看到了水的清,天的蓝,月光的柔软,山川的骨 骼.......我再用耳朵听,我听到了怒的吼,哀的嚎,鸟鸣的春晨,虫咛的秋夜,我听到了清风回旋,黑夜开放还有白霜拂窗。我又 用身心去感觉,我感觉到了情分的温暖,灵魂的震撼,我感觉到了卑劣的伤害,张胆的背叛,我感觉到了人情冷暖正如四季冷暖,说走就走。人心可怕恰 似天气阴晴,说变就变。我欢喜着、感动着,又惊惧着、果敢着,我用心一步一步地走着,用心一篇一篇地写着,突然有一天,我会觉得我的内心充满了无法抑制的力量,它支撑着我变得勇敢、变得强大,变得我成为另一个更好的我!可是突然也有那么一天,我被艺术抛在空荡荡的荒野,手足无措,无所适从,这个时刻我一个字也记不得了,它们聚着来自远方又集体隐向远方,我追着跑着,叫着喊着,跟在它们的影子后面追着太阳跑......
 
  低头写些艺术真的就如埋头行进生活,有时千山迭复不见柳暗花明,有时一马平川无有沟沟坎坎,其中的苦与乐,仅用艺术表述是永远也不能让人满意的,只能用心去捕捉去感受去决定苦的程度和乐的深浅。
 
  有时候,觉得自己拥有的写作自由是不自由的,这种自由也是有限制的,我囚在里面连呼吸都不能自主,而如果让我破了这种自由扔掉了键盘,又觉得这是让我与另一个我强行分离,这让我无法取舍。这样一路纠结下来,我与写作也一直纠结,写写停停,尤如人生走走停停,这些成为我真实的生活内容。我不敢说我能一直这么坚持写下去 ,但只要我的人生还在,我就不会轻易地放弃,即使真的放弃,我也会用另一种方式行写人生,想到这里,我竟有了一丝偷懒的窃窃喜,天性里,懒惰最易附身。
 
  当我把自己的想法说给笑尘世。笑尘世说:你与艺术没有诺言,就不可能为诺言苦恼。你这是在为自己留条后路,留了也好,那将是另一 种绝好风景。
 
  我说,我不敢在艺术面前放出诺言,是不愿被诺言束缚,我想自由自在。人生本就应该随遇而安,那么写作又何尝不是?
 
  笑尘世说,姐姐,这就是你的智慧啊!
 
  我问:什么智慧?
 
  她说,不言而行,行而代言。姐姐,灵感都有困顿的时候,趁自己还能保持这颗写作的心,能写就写吧!
 
  她说得真好,好得我又给她点个赞。
 
  人生最难一个“保持”,趁我们还能看到花开流年,听到风影叠声,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存在,让我们继续保持童真,保持自我,保持涵养,保持尊严 。趁我们还有爱的勇气,情的底气和生命的朝气,让我们继续保持认真,保持担当,保持感恩,保持力量!想想看,一路走到现在,我们到底保持了多少我们必须保持的,我们丢失了多少我们不能丢失的!我们有多少次为自己不能保持的做人底线而捶胸顿足,我们又有多少次为自己继续保持的人性高贵而喜不自胜。我们立在人前的微笑有多少发自内心的真实,我们掉在背后的眼泪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感伤,我们的可爱里有多少岁月的瑕疵,我们的简单中有多少月光的纯净!我们的 自私、冷漠、无情和狭隘保持了怎样的一种心灵沼泽?我们的信任、善良、宽容和大度保持了怎样的一种思想草园?!
 
  无人知却他人,却人人扪心自知。生命厚重,人生路途遥远,一路之上,它需要我们摒弃无知的浅薄,解除世俗的桎梏,维系良好的品质,保持干净的灵魂,这是我们活着应有的一种舒畅优雅,这才不枉我们来一趟人间的造化。相较于我们在红尘中各自演就的生旦净末丑,喜怒哀乐怨,保持这颗写作的心实在不是太难,因为艺术无关生存,只关痴念。我只需在痴念里稳稳走着,顺手写着,思我所思,心无旁骛。
 
  忽然,我想起唐寅的那首<桃花庵歌》,他写道:“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”笑尘世一定也是爱 极了这首诗,所以起名“笑尘世”吧。或许是她选七情之首一个喜字,摒弃六情,化喜为笑,独笑人间。这是很有可能的。
 
  期待她的西西艺术集。
 

热点艺术

推荐艺术

论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01-29

什么是艺术?01-29

Copyright @ 2012-2015 西西艺术 All Rights Reserved